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荐读 正文

半个荷包蛋

2018-05-25 益阳日报 杨惊蛰

“外婆,我不想吃荷包蛋啦。每天都要我吃,都吃腻啦!”今天,当我又一次递给小外孙荷包蛋时,她一边嘀咕着,一边顺手一推,将一碗荷包蛋煮的面条打翻了。望着散落在地的荷包蛋和面条,痛惜涌上我的心头。顿时,四十多年前的往事又浮现在眼前。

那时,我在沅江县华田公社鲜红大队读小学三年级。当时学校没有学生食堂,学生吃的中饭是早晨从家中带到学校的。在我一岁多时,父亲就抛下五口之家去世了。每餐有饭吃,对我来说就是幸福。有时几天都难吃一餐米饭,我哪有什么饭带去学校吃呢?起初,每天同学吃饭的时候,我就到教室外面偷偷的躲起来,等同学们吃完了我再回到教室。就这样日复一日地躲藏,数天以后被一个细心的女同学发现了。这女同学就住学校旁边,她每天都是回家吃中午饭的。自从知道我没有饭吃以后,她便每天把饭带到学校,分一半给我吃。那时虽然年幼,但还是很怕羞,我总是推让。她知道了我的心思,每次总把我叫到教室外面没人的地方分饭给我。

有一天中午,她面带喜色的把我带到外面,慢慢打开饭碗说:“你看我今天带荷包蛋来了,快吃吧!”荷包蛋?我以为听错了。当她把她盖着的碗拿下时,一个圆圆的中间裹着金色蛋黄的荷包蛋展现在我的眼前,它像白色的云朵镶嵌在橙色的太阳周围。当时我的喜悦和兴奋,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一个连饭都吃不上的我哪有吃过荷包蛋呢?只见她迅速将荷包蛋划成两半,将一半饭和半个荷包蛋递给我。我羞涩地颤抖着接过来,被感动的幸福眼泪湿润了眼眶。不记得那顿饭是怎么吃完的,只记得在往后的日子中,她有了荷包蛋,都把荷包蛋也分一半给我 ……

四十多年过去了,许多往事都已渐渐的淡忘,但这位同学的善良和关爱让我度过的饥饿岁月却铭记在心。清涩的童年时期的半个荷包蛋,让我永生难忘。它像一轮太阳,温暖我们的心田,直到地老天荒。

责任编辑:谭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