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旅游 正文

《桃花源记》原型地在安化

李白诗证:《桃花源记》原型地在安化

2011-06-27 张贻明

    自2007年9月2日寻访到《桃花源记》原型地后,我们开始向外界公布消息。无论是政界、学术界还是新闻界均感意外,均感怀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发现者感到孤独,感到无奈,但并不感到悲观。
    2008年伊始,我们在湖南《红网》《湖湘文化》专栏上发布了发现《桃花源记》原型地的简短消息,赞扬者有之、批评者有之、谩骂者亦有之,各种声音不绝于耳。但更多的则是怀疑之声。有的称之为“炒作”、有的称之为“张老虎”(因为当时正是出现陕西周老虎之时),人们谈虎色变。更有人骂我是“老不死”、“穷鬼”,领受了安化县政府的津贴来为安化说假话。为进一步扩大影响,以正视听,我们找了很多媒体,要求发布这一惊人发现,但均被拒之门外。
    2008年11月,终于有了转机:瓷器鉴赏专家黄志平先生引来《长沙晚报》记者谢春年与我见面,谢先生在详细听了我的讲述之后,阅读了我关于发现《桃花源记》原型地的文章和图片、摄像作品后,在《长沙晚报》领导的支持下,于11月4日发表了题为《“桃花源”在安化?》的报道,一石击破水中天,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
    争论骤然而起,然而怀疑远超相信,尽管有《潇湘晨报》《益阳日报》等媒体相继报道,也只不过是大河中的一朵小小浪花。
    我邀请了一些朋友、熟人,去现场考察,虽他们不再存有疑问,然而在当今信息爆炸时代,也只不过是沧海一粟。
    如之奈何?又一次感到孤立无援。一些关心此事的朋友,其中不乏德高望重者也爱莫能助。于是,有人献策:如果能得到当代学术权威们的认可就好了!如果能找到历史文献的记载就更有说服力了!于是我又不得不将精力投入到上述命题的证明中去。
  天公不负有心人!2008年11月23日,《长沙晚报·橘洲副刊·湖湘文苑》发表了湖南知名文艺评论家、作家李元洛先生的新作《诗贵创造——王安石<桃源行>新赏》。文中提及唐代诗人李白的《桃源二首》:“昔日狂秦事可嗟,直驱鸡犬入桃花。至今不出烟溪口,万古潺湲一水斜”,“露湿烟浓草色新,一番流水满溪春。可怜渔父重来日,只见桃花不见人”。李先生对此诗并未作更多评述,只是一带而过。正所谓引者无心,阅者有意。看到诗中熟悉的地名,我心中大喜:这不正是我苦苦寻找的“历史文献”么?这不正是“白纸黑字,铁证如山”么?
     2009年至2010年两年中,我花了很大精力,先后动员了在长沙工作的约10余批专家学者和文化名人,请他们去安化作实地考察,以便证明《桃花源记》原型地确有其事。但很遗憾,没有一位能够明确表态“是”或“非”,直到去年7月,我国著名魏晋文学专家、湖南商学院博导陈书良教授不辞劳苦、冒暑前去安化考察,才使问题有了转机。陈教授通过考证,做出了书面评价:“陶渊明《桃花源记》不仅给后世留下了极其美丽的文字,而且也留下了极其美丽的千古之谜。‘桃源’之识,莫衷一是。陈寅恪先生主‘坞’说,虽自成一说,然北方之坞堡,强移之武陵,且略脱形迹,实非的论。‘江西星子’说与‘常德桃源’说,以人造景观,迎合陶公妙笔,又荒诞不经矣。按《记》云:‘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林尽水源,便得一山。’渔人弃船继续前行,即呈现‘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之优美田园。此应为桃源之惟一指南。余友张贻明教授覃思妙想,又经艰苦踏勘,力主‘安化桃源’说。按安化乃武陵故地,其北与常德桃源接壤,应与‘常德桃源’说同样获地理学之支持。然考之地貌,安化桃源似远胜常德桃源,而更接近陶公所叙。余随贻明兄由溆浦边境沿一残留溪床之古溪,至一小山,登山之古道碎石,犹然可见。勉力翻越,山顶一残破茶亭,山岩砌就,碑记‘康熙’。下山则为今安化县境。彼处环山,除此古道,旧时实无与外界交通,其景物形胜,依稀可觅桃源之风貌。贻明兄更以精确之数学计算,以证其实。是亦风雅韵事,谨不揣冒昧,书此数语,以志鸿雪。”我问陈教授:“可不可以引用或公开发表?”陈教授回答说:“我既然写了,就不怕承担责任,你怎么用都可以!”表现了一个当代学者的学术功底和坦荡胸怀。
    在学术上确有把握的情况下,2010年末,我们接受了《长沙晚报》知名记者范亚湘的采访,并在冰雪天陪同范亚湘一行去安化《桃花源记》原型地实地考察。2011年1月4日,范亚湘在《长沙晚报》发表了《真正的桃花源在安化?》的长篇报道,与此同时《益阳日报》也以两个整版的篇幅全文发表了我的《<桃花源记>原型地寻访记》长篇署名文章,在全国引起了强烈反响,中央电视台1频道、13频道和各地方卫视争相制作专题或以消息的形式报道,全国各大报纸和著名网络媒体纷纷予以报道或转载。桃花源热再一次掀起。陈教授的学术观点能否为其他学者所认同?媒体的广泛报道是否为广大群众所相信?经过“周老虎”、“魏武墓”的争论,今天的学术界与广大群众不是那么好操纵、好愚弄的了!
    事已至此,如果再不将“铁证”公布,就对不起关心《桃花源记》原型地的人们了!现在我就李白诗的内容与今日秦汉桃源(《桃花源记》原型地)之间的联系谈谈看法。
    诗中“昔日狂秦事可嗟,直驱鸡犬入桃花”两句与《桃花源记》中提及“避秦乱,来此绝境”的时代背景是一致的,也与屈原《涉江》中所表达的历史事件相一致。第三句“至今不出烟溪口”,也与《桃花源记》中所记的情况相一致,烟溪是现资水中段四十八溪之一,位于现安化县烟溪镇境内,距唐书所记“渠江薄片”(安化黑茶)产地渠江不超过10公里,与现秦汉桃源古文化村相距不超过20公里,第四句“万古潺湲一水斜”,只不过区区七字,不但写了三个地名即三条溪或水,还论及了三条溪水之间的相交关系,并且这三条溪名是古已有之,这些溪的形成是很有年份了。三水均发源于与武陵郡交界的大山中暨现今安化与溆浦县交界的边界。其中“潺”即潺溪,亦为资水中段四十八溪之一,位于安化县马路镇境内。与秦汉桃源古文化村相距30公里。湲溪亦为资水四十八溪之一,位于安化县奎溪镇境内,流经秦汉桃源古文化村,烟溪、湲溪与潺溪并行流入“一水”(古时无资水名称,“一水”暨资水)。湲溪一名,也需稍加解释:在安化,“湲、源、船、沿、玄”五字同音。李白处于唐玄宗时代,为避讳,改“玄”为“湲”。在湲溪的源头之一,至今仍有玄溪村,风光秀丽,十分古朴。千多年的历代变化,现在的瀼溪就是当年的湲溪是确切无疑的了。

                                                         秦汉桃源青云洞的美丽景色


     
  

 

 

 

 


   

   

责任编辑:王娜

(来源:本站原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