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益阳新闻网 视觉 镜像 正文

不仅仅是新闻的力量--晚报版两周年纪念

2007-01-05 本报记者

        这两年我们一起走过

  今天,晚报版面世整整两年了。
  冬去春来,白云苍狗。这两年里,我们一直在奔走、感动、喜悦、坚守和思考中走过。
  和我们一起走过的,还有你们,亲爱的读者。
  我们的“邻里亲”栏目,为构建和谐社会,搭建了一个温暖的平台;我们的“新农村,新故事”栏目,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展示了一个明亮的窗口。
  我们为茶产业和茶文化,摇旗呐喊;我们为贫困学子,援手呼号;我们为民工刘大喜的见义勇为,击掌叫好;我们为市民杨英松汤建飞的大爱之举,献上敬意……
  我们感受,我们倾听,我们记录,因为你的声音就是我们的声音,你的冷暖就是我们的冷暖,你的力量就是我们的力量。
  我们怀着热肠,我们彼此取暖。
  我们一起走过,我们目标一致。
  2007,新的光荣和梦想在等待我们。不是每一次奔走,都一马平川;不是每一次燃烧,都灿烂热烈。但一次次的奔走,一点点的燃烧,一定会给予我们力量,一定会照亮我们前路。
  传送权威话语,服务千家万户——这是我们的宗旨。我们的宗旨不变,我们的心永远在一起。党报的使命与职责,记者的良知和操守,更需要我们和大家一起努力。唯有努力,才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和美好未来。
  祝福2007,也祝福你们,亲爱的读者!
              ——本报编辑部

 

  让阳光温暖他人

  ■ 本报记者 陈敏

  欧洲人文主义学者有一句名言——爱如阳光。当自己心中充盈阳光的温暖,才能怀有博大的同情心,去把阳光一点点传播并温暖他人。在过去两年的采访经历中,最让我感动的是那些生活在底层的普通老百姓。他们物质贫乏两手空空,但他们心中有爱,活得充实,活得自在,困境中互助,逆境里相扶,彼此关爱,传递温暖,他们是一群可敬可亲的精神富有者。
  难忘2005年,难忘《邻里亲》栏目,难忘你、我、他,大家携手走过的每一个日子。街坊邻里乡里乡亲,那些看似平平常常的凡人小事却真真切切打动人的心,生活中真、善、美的东西原本就藏在这些普通人身上。一年来,我走街串巷、下乡入户,倾听他们的心声,捕捉他们身上金子般可贵的闪光点,倾听交谈,感动感悟。从某种意义上讲,每一次采访都超越了采访与被访的本身,我沉浸在各种真情故事里,被不同的人或事所深深感动,历经一次次心灵的洗礼。这,特别值得珍惜。
  记得2005年深秋的一个午后,我到城区某个偏僻社区采访。途中下起了大雨,我撑着伞穿行在陌生的街巷中,岔道纵横交错,巷巷相连,七拐八弯后,我一时找不到出口,独自在静寂无人的胡同里转来转去,脚底冰冷刺骨,皮鞋早已渗进了水,走起路来“吱吱”作响。更糟糕的是,两条黑毛犬突然出现在前方狭窄的巷道中,它们一前一后正朝这边狂吠着冲来,瞬间,我扭头便跑,闯进了旁边一家四合院中。
  院内环形走廊上许多人坐在一起喝茶聊天,见有人跑进来,他们先是一怔,但很快起身围上前,喝退了门外狂吠的犬们,帮我捡回丢落在巷口的雨伞……当时的情形真有点狼狈,我自己至今回想起来都忍不住发笑。我清楚记得那些老街坊们当时并没有哄笑,他们有的拿来干毛巾为我擦拭头发,有的送来新鞋垫替我换上,他们不问我的姓名,也不问我从哪里来,只是热情地让座倒茶:“歇一会吧,等雨停了再走。”朴素的话语、关切的眼神、温暖的双手……这一切,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重新审视益阳茶产业茶文化

  ■ 本报记者 孙国基

  振兴一个产业,就可富一方经济。2005年11月,益阳日报“走进中国产业名城系列报道”对浙江嵊州的领带产业,福建晋江的服装产业,广东虎门的服装产业进行解剖报道,对三个地区靠一个优势产业,参与国际竞争,实观富民强市、富民强镇的经验进行了深入研究,此组报道也获得中国市州报新闻奖二等奖。
但我们的目的,不是评奖,我们的目的,是借他山之石,攻益阳的产业发展。审视益阳的产业,站在全球的角度,哪一个产业最具国际竞争力呢?我们在思索。
  2005年,市委市政府把“中国麻业名城”这一唯一冠名捧回了益阳,站在资源优势与发展现状的角度,麻产业是益阳的特色与优势,我们从“世界苎麻之都”走向“世界麻业之都”的脚步也在不断加快,尽管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我们没有把目光仅仅停留在麻产业上,益阳作为一个农业资源大市,几千年的富饶之地、鱼米之乡,在工业化时代我们靠什么出奇制胜?我们又把目光盯住了茶产业。
  益阳茶产业,现状不叫人乐观,但历史却那么辉煌。晚报记者将“最后的马帮”、“茶马古道”、“清末中国最大红茶重镇黄沙坪、最大黑茶重镇江南坪”等安化茶文化不断推介出来,市委书记蒋作斌亲自考察了安化千两茶和益阳茯砖茶,提出了以千两茶和茯砖茶为切入点,重振益阳茶业雄风的战略决策。围绕这一决策方针,益阳日报晚报记者仅在2006年10月至12月三个月时间里,写出了一批有关益阳茶文化茶产业的深度报道,记者专门访问了留学日本现任教浙江大学的茶叶化学博士郭雯飞,访问了世界一流微生物学家王志伟,那个在日本专攻了18年食品与微生物的科学家,把益阳茯砖茶当最好的礼品孝敬老父亲。晚报记者还访问了安化茶叶功臣廖奇伟,李传真,邹传慧,访问了年逾八旬的千两茶技师,访问了安化的古茶行,访问了中国最早的茶叶专门研究机构——湖南茶事试验场旧址,访问了中国最早的茶叶学校——湖南省茶叶讲习所(小淹)及湖南修业农校(东坪镇对岸),搜集了中国黑茶理论奠基人彭先泽的故事,中国红茶大师冯绍裘在安化20多年的人生经历……我们的记者也请云南茶脉公司的老总徐亚和谈丽江人是怎样在丽江古城里,夺回铁观音占去的地盘,让普洱茶成为丽江第一商品的故事……
  从唐朝安化“渠江薄片”成为贡茶,至宋朝安化因茶设县,至明清的安化黑茶战胜四川湖北茶,由私茶变为官茶,再到清朝时红茶又兴起,占据中国红茶出口的半壁江山,又到创立千两茶,为世界独有,益阳日报抓住安化茶文化发展主线,层层推进,解答了一个“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益阳茶业发展话题。2006年,安化黑茶原料比2004年涨了两至三倍,千两茶销售涨了近百倍,这其中,是市场机遇的来临,但也离不开市委市政府的高瞻远瞩,也体现了一个媒体,一群记者的社会责任感。

 

        “千两”掀起千重浪

  ■ 本报记者 卢跃

  2005年初,我原来在茶叶公司的同事告诉我一个消息:他发现了一支年代久远的千两茶。千两茶是益阳,更准确地说是安化的特产,当时正是在台湾和香港茶叶界和收藏界被传得沸沸扬扬而极为神秘的“世界茶王”,许多人欲一睹庐山真貌而不可得,其中的上品价值逾百万。这个产品已经绝产了几十年,一直在市井间销声匿迹,突然之间冒出来,我感觉这是一条不可多得的新闻。
  我在大学读的专业正是茶学,做茶叶的新闻自然不吃力。经过调查和采访,写了一篇新闻《安化“千两茶”惊艳市场》,被许多家报刊和网站转载。第一个月百度上有关的信息超过1千条。随后,我根据实地调查和掌握的资料,先后写了三个大型报道《“世界茶王”何时再称王》、《走进神奇的千两茶世界》和《益阳茶叶:谋划一个产业的振兴》,以比较全面的视角,从翔实的数据和茶业兴衰史出发,论证益阳茶业必将面临一个复兴的时期。系列报道在业界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日本和韩国的茶商专程跑到安化来寻购陈茶,益阳陈茶价格陡涨,原来只买几角几元一块的茯砖,身价不断上扬,现在比较稀罕的砖以数万元一片计。本来对益阳黑茶一无所知的广东市场,如今拥有了大批忠实的拥趸,好的千两茶和紧压茶不出厂就被人预订一空。在安化,黑毛茶原料较2年前已经涨了一倍,民间生产千两茶和紧压茶的厂家也从二三家增加到如今的20多家。现在,市委市政府把发展益阳茶产业作为一个大事大抓,相信益阳黑茶真正造福于益阳人民的时日已经不远。
  “蝴蝶效应”是混沌学理论,大意可以这样来描述:太平洋彼岸的一只蝴蝶扇了几下翅膀,可能引发几个月后对岸的一场暴风雨。如果说当初关于千两茶的报道是一只蝴蝶闪了几下翅膀,那么由此而引发的暴风雨似乎真的要来临了。


        超越血缘之爱让我感动

  ■ 本报记者 谭绍军


新闻回放

  24年前,市民杨英松、汤建飞夫妇在市妇幼保健院的走廊上捡到一个女孩子,他们给她取名杨欢。杨欢后来以优异成绩考上了湖南大学计算机信息工程管理专业。
  2001年下半年,上大一的杨欢不幸患上了何金氏淋巴瘤,也就是白血病!从此,杨家走上了倾家荡产救女儿的漫长道路。
  2006年8月16日,益阳日报晚报版用一个整版的篇幅,以《大爱超越血缘》为题,详细报道了杨英松夫妇倾家荡产救养女的感人故事。报道迅速在广大读者中产生了强烈反响,人们纷纷向她捐款献爱心。
  然而,就在人们对杨欢的生命充满新的希望时,杨欢由于身体素质太差,最终未能挺过化疗这一关。2006年10月4日晚10时许,杨欢24岁鲜花一样的生命在市中心医院凋谢。受杨欢生前的委托,杨英松夫妇专程来到本报,给本报送来了一面大锦旗,上书八个大字:“情系百姓,关爱生命”,以表达他们一家人对益阳日报的感激之情。

记者感言

  事隔3个月,再说杨欢,我的心情仍然十分沉重。
  那是去年8月1日,我随当时的市长刘国湘慰问复员退伍军人。在慰问杨英松时,市交通局局长王卓传向刘国湘简要介绍了杨英松夫妇倾家荡产救养女的事迹和交通系统职工为杨欢捐款的情况。刘国湘等领导听后非常感动,他当即表示,只要能够找到杨欢的亲生父母,有了救治杨欢的有效方法,有困难找他!站在一旁的我,当时深受感动,我想,作为记者,我应该好好讴歌他们这种超越血缘的大爱。于是,我迅速记下了他们家的电话,准备随后再去采访。
  当晚,我打电话到杨家,表示要来采访,可遭到拒绝。杨英松说,他们家的情况省会一些媒体,特别是电视媒体早在2005年9、10月间就已经报道过了,可是,报道对于拯救他们的女儿没有任何帮助,反倒给他们添了不少的麻烦。“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寻找杨欢的亲生父母,是救命的钱,而不是宣传我们大人!”汤建飞激动地说。我说:“你们要为杨欢寻找亲生父母,为杨欢筹措救命钱,还是需要媒体的宣传报道啊!况且,媒体的宣传效果还有一定的地域性,本地媒体的宣传效果也许就不一样,你们再考虑考虑吧!”过了一天,我再次打电话提出采访的想法时,他们勉强答应了。随后,我一连三次到他们家采访。随着采访的深入,杨英松夫妇的无私大爱进一步地打动了我;望着杨欢那企求生命的目光,我觉得作为记者,不能仅仅是为了讴歌杨英松夫妇的无私大爱了,而应该尽到一个记者的社会责任,帮助他们,和杨英松夫妇一道,共同努力,拯救杨欢这鲜花一般的生命!我的想法得到了报社领导的大力支持。总编辑陈正清当即吩咐:先在晚报版用一个整版的篇幅推出一个长篇报道,然后再集中一段时间进行连续报道。连续报道分两条线进行,一条线是为杨欢寻找亲生父母;另一条线是发动社会各界为杨欢捐款献爱心,筹措救命钱。
  一切都按计划如期进行。我们在热心读者的帮助下为杨欢找到了亲生父母,几近绝望的杨欢终于看到了生命的曙光。我清楚地记得,杨欢不止一次地对我说:“谭叔叔,我真的不想死呢!我读了大学,还没有来得及报答我的养父母,我还没有将我所学的知识为社会作贡献,我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啊!”2005年11月从省肿瘤医院出院以后,由于没有钱,杨欢就没有再进行过什么正式治疗了,而只是简单地用一些中药控制癌细胞的扩散。而这每个月至少也要三四千块钱的开销,对于早已债台高筑的杨家来说,真的一天都难得维持。所以,每有一份爱心捐款送来,杨欢的养父母都是这样说:“我们欢欢又活得几天了!”每次听到他们这样说,我的心都是一揪一揪的,我不忍心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杨欢鲜花一般的生命就这样枯萎,总觉得自己有责任、有义务救活杨欢,尽管我知道自己的力量是何其渺小。就在为杨欢找到亲生父母后,大家在积极为她筹措那二三十万元手术医疗费用的那段时间里,我好多次对妻子说:“不得了呢,为了杨欢的医疗费我老是睡不着。”这是真的。不过,我还是坚信,要是杨欢真的能够挺过化疗这一关,这几十万元的医药费应该不会是太大的问题。因为,那段时间读者的热心关注和由此而引发的一阵阵爱心冲击波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不仅是为了贫寒学子

  ■ 本报记者 孙国基

  晚报的两年里,我们继续了每年7月和8月的“关注贫困大学生行动”,几年的努力,不仅仅使一批贫寒学子筹集到了到校注册报名的学费,我们还通过一个又一个爱心故事的传播与张扬,在益阳这块土地上演绎出了日益浓厚的人间真情,唤醒了更多社会责任意识,为构建和谐社会,上演了感人话剧。
  记得第一次开展“关注贫困大学生行动”,新到益阳的市委书记蒋作斌特别关注,在市委的支持和报纸的努力下,全市上下积极行动,唱响了一曲爱心交响曲。
  从那时起,这支交响曲,越唱越雄浑。
  2006年暑假的晚报“关注特困大学生行动”,与往年相比,报纸已不是主角了。各区县市、各有关部门都已进入一个良好状态,积极摸底,筹措资金,认真调查走访,不用报纸报道,问题就已解决。资阳区委书记谭喜华亲自指示教育部门认真造册摸底,民政部门积极配合,承诺不让一个贫困大学生失学。这个区一个叫孙建华的农民,2006年就资助了50名大中小学生。
  在我们的助学爱心活动中,记者们上安化、下南县,调查走访特困大学生,记者顶烈日到处奔波,也感动了不少人,市政府大院一名退休干部,经济并不宽裕,他两次来到报社,向特困学生捐款,还不肯留下姓名。至今,我们也不知道这位可爱的老人姓什名谁。
  我们的行动,也感动了外地人。资阳一名学生的困境在报纸上报道后,益阳温州商会钱会长,马上走进这位贫困学生家里,拿出了9000元人民币。
  一名外地刚毕业的大学生,自己也没有找到工作,但他一连走访了本报报道了的几名特困大学生,同他们交流,在精神上给予鼓励,并在社会上征求爱心家教,承诺将家教收入全部捐给特困大学生。
  长沙一家企业——友文食品公司,也主动与本报一道,组织特困大学生进行社会活动,赢取劳动报酬,为上十名学生每人换取了两千元的学费。
  几年的助学行动,报社在助学行列中,越来越成为非重要角色,各级各部门,全社会都在争取承担社会责任,这也正是我们当初轰轰烈烈开展“爱心助学活动”的初衷!

 

        向着基层出发

  ■ 本报记者 夏训武

  2006年最热门的话题,莫过于正在火热进行中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本报从2006年初开办的《新农村·新故事》栏目,就是这种大气候下所催生的最新产物。
  作为一名记者,盘点2006年,我跑得最多的地方是乡镇村组农户。为采写新农村故事,我在将近10个月的时间内,跑遍了全市8个县市区,到过至少70%以上的乡镇。据统计,栏目刊发的近60篇稿子,90%以上是我从基层跑出来的。农村文化生活少,农民读报更难,农民朋友们偶尔能读到一条自己村里或身边的消息,他们会满村里传,到处炫耀。报上登个种植能手赚了钱,他们跑老远去学;报上告诉他们种大蒜能发财,他们挤破专业户的门;当然,还有介绍的那些新人新事新故事,只要能读到,他们准会一传十,十传百,一直传到家家户户。
  南县华阁镇天然村种菜大王张唐云经本报报道,被评为全省40位百姓心中的“好村官”之一;
  安化县烟溪镇卧龙村75岁的老支书刘海洋成了安化全县党员学习的标兵;
  还有南县茅草街新尚村李友林的风筝飘洋过海到了海外;大通湖渔场彭锦辉为2008年奥运会冠军专门养的脚鱼……等等。
  农民爱看,能学,能挣到钱的新鲜事、好手艺,只要稿子发出来,最受欢迎的读者受众是他们,我们做记者的跑得再辛苦又算得了什么?
  农村基层欢迎记者,农民想了解更多信息。
  这是该栏目能够让农民接受的一个重要原因。

 

        一篇小通讯引发助学大行动

  ■ 本报记者 夏训武

  2006年4月,我去安化县柘溪镇大溶村采访了解到一个情况,库区广益村村小,才七个学生,一个老师。我决定去这个最小的村小看看。
  4月23日,益阳日报晚报版以头版头条形式刊发这篇题为《一个老师七个学生的村小》的通讯。稿子见报的当天,一位姓陈的先生主动来报社办公室找我,说是读完这篇稿子后,他想去这所村小看看。从陈先生递给我的名片上,我记住了他的名字,他叫陈学锋,是市区一家美容连锁机构的总经理。
第一次陪陈先生去安化是在稿件见报10天之后。陈先生那天感动得几次落泪。他当场承诺,要帮帮这位老师和这里的学生。
  从安化回益阳后不久,陈先生给我电话,决定策划一场大型公益助学活动。
  2006年6月18日,紫罗兰连锁美容美体机构十周年店庆,总经理陈学锋请来许多尊贵的客人。湖南经视著名节目主持人YOYO来了!长沙雅美整形医院的领导来了!美国格雷斯公司驻长沙分公司的老总来了!还来了许多紫罗兰的新老客户。
  广益村村小的张永和老师带着他的七个学生来了,来到了演出现场,接受社会各界的捐献。
  当陈学锋先生将演出现场募得的近万元爱心善款交给张老师和孩子们时,一曲《爱的奉献》久久在耳边回响。
  送走了孩子们,陈学锋先生并没有放下对大山里的那份牵挂,他还在惦记着孩子们开学时的学费,张老师治病的医疗费用。
  他在益阳经营的三家紫罗兰连锁店里,至今还设立着为广益村小的永久性募捐箱。爱心将在这里永久演绎。

责任编辑:石军

(来源:益阳晚报)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