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益阳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资江时评 >> 正文

益阳竹凉席产业发展的环境之渴

】【打印】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2-4-1 9:45:41

 

 

 

    年产销量近1000万床的益阳竹凉席市场,规模居全国前列。这个主要以零散的作坊式加工销售的“民间”产业,不但缺乏龙头和品牌,创新和持续发展能力同样失之阙如。以低端产品为主,利润率只有7%左右,却滋养着全市10多万从业人员。业内对于产品研发和专业市场的呼唤,喊声急切。
    野草春风:疯长的活力
    在赫山区龙光桥镇裴家坝的一道公路两则,隔三岔五就有村民自搭的厂房,朝向和规模不一,但都是一层的大建筑,简陋而粗糙。从2010年起,这里逐步形成了一个竹凉席加工集中区。桃江县石牛江村民胡梦强的碳化梦思席竹丝蒸煮加工车间就在这里,使用面积有1600多平米,年租金4万多元。
    “这里离银城大市场只有10来分钟的车程,环境比较合适。我是两年前搬过来的,后来陆续迁来了10多户。”胡梦强说,“裴家坝是近两年自发形成的新加工区。”这些厂房多是临时建筑。益阳最大的竹凉席销售市场在银城大市场,有100多个经营门店。附近的迈龙湾和石头铺则各有三四十家,这些经营户绝大部分在附近有自己的加工厂。
    罗迟喜也是桃江县石牛江人,他的喜爱凉席厂租在迈龙湾,前店后厂。这里麇群着大大小小的竹席加工厂,都是租的当地人的房子,加工车间基本上是临时建筑。迈龙湾地理位置好,与银城大市场和朝阳市场构成一个钝角三角形,迈龙湾在钝角的角尖,彼此之间距离很近。这里离益长高速朝阳入口不到500米,319国道也近在咫尺,几十家小型物流公司与竹席加工厂比邻而居。
    益阳的竹凉席生产最早源于桃江县石牛江镇,胡梦强则是石牛江镇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早在1991年就办起了梦思席加工厂,并且带着兄弟6人和连襟一起进入了这个行当。1993年的时候,他就赚到了人生的第一个一百万。如果不是后来市场变化太大、生意坎坷,他的身家当不可小觑。“现在是老三胡安强做得大一些,年产值有2000万,雇了60多个工人。”胡梦强在兄弟中排行老四。
    现在银城大市场及其周边从事竹凉席生产销售的从业者有3万多人,其中70%以上是石牛江人。多年来竹凉席行业保持了良好的信誉,石牛江信用社投放到这一块的贷款余额达7000万元,没有发生过欠贷、逃贷事件,是全市效益最好的的信用社之一。
    说起银城市场一带凉席市场的发展,蔡建高是最有发言权的人之一。1993年他在石头铺经营竹凉席的时候,还只有二三家门面做这个生意。他是益阳竹业协会最早的副会长之一,参与组织筹办过全市首届竹文化节。在他看来,市场是大地和春风,经营者就是野草,虽然会有萧杀的寒冬,但只要春天到了,气候适宜,生命力顽强的野草就会疯长。
    从上世纪90年代初发韧,依靠丰富的南竹资源,益阳竹凉席的加工销售得到了迅猛发展。
    到现在,以赫山区银城大市场、高新区谢林港、桃江县株木潭等主要凉席生产与销售市场为主,包括水竹席、梦思席、麻将席、镜面席和车座席在内的益阳竹凉席,年产销量约达1000万床,产值超过10亿元,域内与凉席产业直接相关的从业人员在10万人以上,遍布全市各产竹区,把参与季节性生产的农村劳动力加在一起,则远远超过20万人。

    微利之博:鸡肋的味道
    益阳竹凉席主要集中在低端产品,以银城大市场为中心,每年有300万床以上梦思席、30万床以上麻将席销往贵州、云南、重庆等地。“梦思席的产值有四五个亿、麻将席的产值也差不多,加上高档的老板席(镜面席)和水竹凉席,益阳竹席一年的销售值超过10个亿。”一位业内人士说。
    罗迟喜的喜爱凉席厂每年大约生产梦思席20万床,在银城大市场一带算得上是中等的加工厂。做梦思席的竹丝都是从浙江、福建等地进口,本地的南竹价格高,基本上不用在这一块。去年行情不好,价格低,中档的梦思席批发价每床24元左右,基本上没有利润空间,要精打细算才有微利。“要看今年上半年的销售,争取把去年的产品走出本来。”罗迟喜说,前年还赚了十多万元,去年没有什么赢利。业内人士称,如果自己加工、自己销售,中低档的竹凉席大约有7至8%的利润空间;纯做大规模的批发,利润率也就是1%。如果碰上货款拖欠,就亏定了。镜面席的利润高些,但益阳没有大的品牌,很多打浙江安吉的牌子,或者销到安吉的企业重新标识包装,别人赚了大头。水竹凉席是益阳的特产,在高端市场非常走俏。但纯属手工艺生产,编织一场水竹席包括破篾、织席在内,至少需要消耗手工艺工人七八个工作日,无法扩大产量。
    麻将席在益阳是一个异数。源于广西和福建的麻将席到了益阳,从大块改成小块、再发展到花块,早就抢去原产地市场,成为国内最大的生产基地。然而带来的问题也几乎同样令人瞩目:严重污染环境、大量占用良田。
    竹凉席市场在南竹资源并不那么丰富的赫山形成规模,有一个有趣而又关键的政策因素。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桃江对每床凉席征收税费一块六角钱,赫山只有五毛。当年为充实银城大市场,赫山区林业局的工作人员到石牛江招商,凭着1块1毛钱的优惠,一批凉席经营户相继进驻银城大市场,并向四周扩展。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和加工技术的发展,传统产业的利润空间逐步受到挤压。相比于新兴产业,凉席市场对税收的贡献比重越来越小,总量也难以做大。现在,桃江每外销一床梦思席,向政府交纳5毛钱;赫山则只有6分。凉席生产对于政府也好、对于经营者自己也好,都难以逃避鸡肋的角色。区别在于政府无需依靠这一产业增加财政收入,而全市10多万从业者这一庞大群体,则全赖此生存和发展。

    政府助推:转型的力量
    对于竹凉席市场,业内人士对比得最多的是浙江安吉。安吉竹业生产进入了工业园时代,益阳还是作坊式加工;安吉有亿元级的竹产业龙头,益阳缺少品牌企业;安吉有全国一流的专业市场,益阳基本上是一家一户单打独斗;安吉竹产业的产品研发和机械加工领先全国,益阳几乎还是空白……
    同一个产业在不同的地区发展不均衡,原因有很多,也是必然的市场现象。但盯住行业跑道上的领跑者去追赶,做大做强一个重要的本土产业,更要给予支持。安吉的竹产业是当地经济的支柱,政府给了不遗余力的扶持。益阳对于竹产业资源的整合和行业的发展,可以有更新更好的举措。
    “没有市场,就没客源。全国都知道益阳盛产竹凉席,可我们就是缺乏一个有影响的专业市场。” 胡梦强说,“对于经营者来说,在专业市场做,更容易打开销路。对于产业发展来说,也更容易做响品牌。”形成一个专业市场,是大多数从业者的愿望。安吉在浙江的边远地带,产品从市场发运到最近的火车站都上百里。而益阳交通便利,水路、铁路、公路四通八达。在全国最大的竹凉席产品集散地之一建专业市场,应该说在情理之中。“永康的方关洋(音)是我多年的合作伙伴,资产上亿元。他说别的事不要我照顾,如果益阳建凉席专业市场,一定要我第一个通知他。”胡梦强认为,益阳建专业市场比别的地方更有优势,更能吸纳市场要素,“政府搭搭台、批块地,规划指导,其他的由市场来完成。”
    事实上,本土的生产经营者也在积极表现市场的能动性,业内成立了几个大的竹业专业合作社,整合资源,共同发展。在环保和生产技术创新上,也产生了一些具有市场潜力的成果。如天翔竹业的莫厚辉研制的碳化竹凉席生产技术,产品通过国家环保局检测,是全国同类产品的第一家,目前已进入广东等地的大型连锁超市。


 

作者:卢跃  编辑:夏一杨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数据载入中,请稍后……
发表评论
昵 称: 验证码:
评 分:
内 容:
0/1000)

提示:Alt+S快速发表

    版权声明:益阳新闻网是益阳日报社在互联网上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益阳新闻网”和作者姓名。如若违反,本站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热门视频
热门新闻  
图片新闻

Copyright © 2005-2009 益阳新闻网.中国,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主办单位:益阳日报社 地址:益阳市益阳大道209号益阳日报新闻大楼14楼 邮编:413000
电话:0737-4241339 邮箱:iyxwzx@163.com
湘ICP备06015412号